繁体
简体


译事趣谭

凌风

 

基督按立

  读到一份中文刊物,其中有篇文章,说基督被“按立”。
  先是给吓了一跳;我想,那是新神学理论又出现了;或是什么学者玩出奇招,把“按立”的礼仪,给推到创世记之前,算是钻研教会史的新发现?
  再想想,不禁莞尔,继则搖头叹息:又是翻译作怪!原来是ordain这个字,是“任命”的意思,教会任圣职人员,有按手礼,所以中文译作“按立”。但这字也是“命定”,或“规定”的意思,所以翻译不可胶柱鼓瑟。圣经倒说过,基督为大祭司“是起誓立的”(希伯来书7:21)。误译按立,虽然不足以构成亵渎主名,但足以腾笑外邦。

 

神是牧师

  把牧师当神的错误是有的,但把神当牧师就更不应该了。
  有一位朋友,正直敬虔。他倒是受了“按立”的,也称为“牧师”,或“Pastor”,但拒绝“Reverend”的尊称,更绝对禁戒自称,视之为犯罪!
  原因在哪里?
  他根据圣经!因为诗篇第一百十一篇9节说:“Holy and reverend is His name”(King James Version)。既然“Reverend”是神的尊名,牧师又怎可用来自称?岂不是夺取神的荣耀了?因此,他终其一生,坚持奉行此原则。现在NIV译awesome,当然“敬虔”的人相信必须用KJV。
  虽然有些人知道圣经原文不是用英文写的,但仍然是坚信King James Version是“逐字默示”神口授笔录的翻译,尊重到敬畏的程度。
  事实上文字是活的,是一直在改变的。就如:cunning 这个字,是skillful(创世记25:27 作“善於”;出埃及记31:4 作“巧”)的意思;但今天你说某人“cunning”,就很难算是称讚了,说不定轻则爭论,重可斗殴呢!

 

目不识十

  “目不识丁”是中国人讥讽人的话,意思是有眼睛卻认不得字,连最简单的字也不识。信不信由你,世界上尽多“目不识十”的人。“十”字岂不是同“丁”一样简单?
  Delta 译成“三角”或“三角洲”,是取其形似的译法。“十字架”也是如此。全然不懂中文的人,只知道cross这个字,或crux,卻总无法知道其同“十”的关系,怎也想不到其数字的意义。
  使徒保罗对哥林多的基督徒说:“我曾定了主意,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別的,只知道耶稣基督並祂钉十字架(哥林多前书2:2)。如果对不通华文的人讲,该考虑到如此表达的传通效果。

 

耶稣谁知

  有一次,去饭店用餐,看见穿制服的墨西哥侍者,胸前佩戴的名牌写着:“Jesus”。当然,完全不表示他是基督徒。问起来,原来西班牙语Jesus的发因是“海索”。
  这件事使我想起,威克里夫译经会的创立人金纶.屯送(William Cameron Townsend, 1896-1982),早年曾去戈地玛拉作售经佈道员。遇到一个青年人,就用刚学来的西班牙语问说:“你认识主耶稣吗?”
  那人黑脸上露出迷惘的神色,回答说:“我自己也是乍来本地,我並不认得那个人!”原来在西班牙语中的“主”(Senor),也是“先生”的意思;而在拉丁美洲,“耶稣”(Jesus)只不过是个通行的名字。(见于中旻译:金伦叔Uncle Cam)
  当然他准备好,以为很得体的那套个人佈道词,完全沒有用上,佈道整个失败了。他回到住处,极为灰心,在祷告中,几乎要向神辞职。原因只是他沒有弄清楚文化的背景。
  翻译不仅是翻译语文,还要超越文化。

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

2020.8

特稿

小品

精彩题目

 

关於翼报 | 支持翼报 | 联络我们 | 欢迎赐稿 | 版权说明 ©2004-2020
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