翼报 eBaoMonthly.com
谈天说地 ✐2016-10-01

扬起真理的旌旗

于中旻

 

你把旌旗赐给敬畏你的人,可以为真理扬起来。(诗篇60:4)

  在近两千年前,一位罗马总督,对着站在他面前的犹太被统治者;受审的人名叫耶稣,是加利利籍贯;案件是他本国的官长交来的,本来民事案件,他们有权审理;但那些当权派,宁可把来当政治案件,说那人自称为王。

真理的宣告

  总督和受审者,有了如此一番问答。

彼拉多说:“你是犹太人的王吗?…你作了什么事呢?”
耶稣回答说:“我的国不属这个世界;我的国若属这世界,我的臣仆必要爭战,使我不至於被交给犹太人;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。”
彼拉多就对祂说:“这样,你是王吗?”
耶稣回答说:“你说我是王。我为此而生,也为此来到世间,特为真理作见证;凡属真理的人,就听我的话。”
彼拉多说:“真理是什么呢?”(约翰福音18:33-38)

  天还沒亮,这位並不以勤政知名的总督大人,就给人叫醒,出到外面:据报有“犹太人的王”,被犹太人的大议会逮捕解来。彼拉多认为案情重大。在开始的时候,他很为认真审理;先查问案情。见被告的只是一名斯文穿长衣的拉比型人物,並不像是聚众生事的人,也沒有“从犯”。彼拉多知道那些人会小题大作,他不再那么紧张,改而淡然的说:“你们带他去,自己审问办理吧!”犹太人说:“我们沒有杀人的权柄。”意思是不能把他当作政治犯处置。


耶稣受彼拉多审问
Ecce homo, c.1860 and c.1880
by Antonio Ciseri, 1821-1891

真理的门槛

  这样,总督进了衙门,威威的升上了审判的座位。彼拉多能夠坐上这位子,並不是全靠谄媚和贿赂;他确实能夠分析和掌握案情的中心。他开门见山的问:“你是犹太人的王吗?”
  这个问题,可值得思考。因为在祂降生的时候,东方来朝的博士们,就曾提问过:“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?”(马太福音2:2)这一问,激起了耶路撒冷城的轰动,造成许多无辜婴孩丧生。但卻也是真实的;因为耶稣基督是大卫的后裔,神应许要将他祖大卫的位给祂。
  主耶稣竟然提出一个深刻的问题,反问审判官:“你怎么想?”如果彼拉多严肃的面对,作出正确的答案,他该可以就立时当场得救。但彼拉多太专业了,他无法承认;卻问:“你作了什么事呢?”其实,即使谁口说自己是犹太人的王,並不构成重大罪行;其是否违法,在於其是否有造反的行动。
  耶稣对“王”作语意诠释;然后承认自己的身分:主是真理的王;但真理的疆域不属这世界,也超越这世界。这孤单站在他面前的憔悴被告,确实是有“臣仆”,而且威力强大无比,就是众天使;不过,祂並不求天父“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”(马太福音26:53),为祂发动“卫国”圣战。
  彼拉多是一名政客,哪有时间作不“实际”的谈天说玄。他搖搖头,几乎要发笑:这个人,真迂腐得可以,到什么地步,还在讲真理!金钱的声音会响亮得多;刀剑,枪矛,肯定是胜利者;真理算什么呢!听到这里,他兴趣索然。他站起来,伸个懒腰,仿佛自言自语的说:“真理是什么呢?”这不是向谁发问,也不是忽然认真的想寻求真理的定义;也许,他感觉自己真个是好笑,会耗费时间扯些无益的话。抛下这句话:“真理算什么!”
  他转身越过了那个门槛,再也沒有回顾,走向外面现实的世界。

真理的抉择

  彼拉多,还有许多类似的功利主义人物,从来沒有以捍卫真理为自己责任的极端想法;否则他怎会有机会爬上现在的地位。他从未考虑,为了“神的儿子”该作任何牺牲。他的良心告诉他,耶稣是无辜的;但犹太群众在高喊口号:“你若释放这个人,就不是该撒的忠臣;凡以自己为王的,就是背叛该撒了!”(约翰福音19:12)实际上,彼拉多並沒有“该撒的忠臣”那个荣衔,但他内心会渴望得到;加以近来正是受人控告他有“背叛”的嫌疑,调查还在进行中。这可打中了他的弱点;他在思索:值得为真理付出偌大的代价吗?为了个人的利益,真理到底是否可以牺牲?
  彼拉多的心里,可真有一番厉害的折腾。耶稣在衙门里,给折腾的更加严重许多。再被带到犹太人面前的时候,耶稣本来就憔悴枯槁的面容,已经很难以辨认了。彼拉多指着耶稣,对犹太人说:“看哪,这是你们的王!”彼拉多看不出他像是王。他喜弄的征求民意。他们卻喊说:“除掉他!除掉他!钉他在十字架上!”

“我可以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吗?”
“我们沒有別的王,唯独该撒!”(约翰福音19:14-16)

这可是宗教领袖们众口一词的回答。真理並不一定在多数人那边。
  牺牲真理,或为真理牺牲。关於灵界和真理,职业宗教人的意见,是应该尊重的;对於政客来说,为了现实利益的考量,也是合宜的。

真理的价值

  多数人的声浪,仿佛是潮流,卷入其中,很少有掙扎出来的机会。绝对避免站在群众喜悅的对面,自然是聪明人的选择。彼拉多並不愚昧。因时就势,俯顺民意,彼拉多恩允犹太人的请求!他在心里一直重复着:“真理算什么呢!”感觉舒服了许多。
  就这样,彼拉多照例签署了另一项文件:把“犹太人的王”钉十字架处死。这不过在总督大人血腥统治下的纪录,又增加了一个名字。
  血红的太阳,就将要坠落落在西方地中海的水下。犹太人的安息日到了。
  群众渐渐散去。有两个人,唯有两个人,匆匆的赶来,要见彼拉多。
  这二位的来历非同小可。一位是亚利马太的约瑟,是个有名的富人;另一位更了不起,是大议会成员的尼哥底母。一个有钱,一个有势;总督任那个都不想得罪。他传下话立刻接见。彼拉多赶紧收拾起严肃,猙狞的面貌,谦和的问二位绅士,可是对於他处分罪犯有意见?什么都晚了。
  想不到,约瑟提出一个请求:允许收葬耶稣的屍体。照律例,有关刑事犯的遗体,应该仅允许直系亲属收殓;但总督卖个人情,破例允予所请,並不曾追问理由。这财主把屍首领去,放置在他为自己家族预备的新墓里。尼哥底母也一同告辞。彼拉多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,仿佛有些领悟:真理使人勇壮!
  二人同行,到了墓园。尼哥底母老人家弄来约四十公斤的沒药和沉香,又忙碌着照礼俗包缠上了裹屍布(马太福音27:57-59;约翰福音19:39,40)。二人把一切安排妥当,回头看了最后一眼,才拖着疲倦的身体,缓缓离去。
  五十几天过去了。
  分散的门徒们,从加利利又到了耶路撒冷。他们像一家人般,聚集在一起,共同生活,有那么深彼此相爱的表现,吸引着人数天天加增。有一天,彼得和约翰,在圣殿的美门口,奉“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”,立即医好了一个生来瘸腿的乞丐(使徒行传3:1-8)。当群众围绕希奇观看的时候,那粗野不文的渔夫,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,居然能夠发挥长篇大论的演讲:

以色列人哪!为什么把这事当作希奇呢?为什么定睛看我们,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,使这人行走呢?亚伯拉罕,以撒,雅各的神,就是我们列祖的神,已经荣耀了祂的仆人耶稣;你们卻把祂交付彼拉多。彼拉多定意要释放祂;你们竟在彼拉多面前棄绝了祂。你们棄绝了那圣洁公义者,反求着释放一个兇手给你们。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,神卻叫祂从死里复活了。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。我们因信祂的名,祂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,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;正是祂所赐的信心,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。弟兄们,我晓得你们作这事,是出於不知,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;但神曾借众先知的口,预言基督将要受害,就这样应验了。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,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。这样,那安舒的日子,就必从主面前来到。主也必差遣所预定给你们的基督耶稣降临。天必留祂,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,就是神从创世以来,借着圣先知的口所说的…。(使徒行传3:12-26)

  这是一篇完美的福音讲章。很显然的,出自圣灵的感动。其信息不仅清楚说明,一切有关基督的事,都是出於神的预定,而且更奇妙的,不仅完全沒有仇恨的倾向,更沒有丝毫煽动群众报复的意图,还似是以“不知”为敌人开脫。连好勇斗狠,睚眥必报激进党的西门,也沒提过纠众寻仇的事。这表明他们被爱融化。但为了真理,彼得面对那群虎狼般的宗教人和领袖们,侃侃而谈,宣告:“除祂以外,別无拯救;因为在天下人间,沒有赐下別的名,我们可以靠着得救!”这哪像是胆怯的彼得,这哪像是沒有学问的小民所说的话!(使徒行传4:12,13)
  他们敢於反抗权威,扬起真理的旌旗!
  越是面对迫害,他们越是坚强。彼得和众使徒甚至回答他们迫害的人说:

“顺从神,不顺从人,是应当的!你们掛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,我们祖宗的神已经叫祂复活。神且用右手将祂高举,叫祂作君王,作救主,将悔改的心,和赦罪的恩,赐给以色列人。我们为这事作见证。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,也为这事作见证!”(使徒行传5:29-32)

  尽管他们被郑重警告,禁止“不可奉这名教训人”,就可以平安无事;他们拒绝签字。签字就是卖主!因为“在天下人间,沒有赐下別的名可以靠着得救”,所以妥协就是叛国!
  敢於作“不合法”的事,因禁止他们的那帮人,正是不合法的:“顺从神,不顺从人,是应当的!”敢於作“应当”作的事。扬起真理的旌旗!直到万代,直到地极。
  扬起真理的旌旗!

(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.net 之“天上人间”)

https://chs.ebaomonthly.com/ebao/readebao.php?a=20161002

 

©2004-2021 翼报 eBaoMonth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