翼报 eBaoMonthly.com
点点心灵.小品 ✐2011-06-15

那一捧滴翠的笙

音凝

 

  溪头的山林恬靜而美,一开始我就爱上了那一山涵碧,先是对溪头的竹林着了迷,继之便失落在深浅不同的绿里。真的,我从来沒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不同的绿色;最浅的是竹子,由山头上俯瞰下去,竹子织成了一条浅绿的腰带,再逐渐地深上去,由各种不同的松柏杉木分成了不同程度的绿,最后点在山峦上的是几笔焦墨,墨绿地硬塞在蓝天与白云之间,连往来的白朵与天的浅蓝,都溶不开那几笔浓墨。
  我也从未看到如此多的树木的种类,由标示的树名中,我学习了一课植物学,更由它们不同的树名欣赏了它们不同的造型与风骨。山上的树种类多得不可计数,光是针叶树,便有许多名称;冷杉,云杉,峦大杉,巴西南洋杉,红豆杉,柳杉,黃金柏,侧柏,溪州柏,罗汉松,马尾松…最使我意外的是在山坡上发现了一片银杏树。银杏本来是在寒冷地带才能生长的乔木,它那半圆的扇形的树叶,玲珑可爱,而所结的白果,更味美可口。犹记得在费城校园中,深秋的时候,地上落满了白果,每逢我蹲在地上拾白果时,故乡鲁班庙中那几棵参天的老银杏,便会在我记忆里再鲜活起来。

  每天早晨我都要穿过那片竹林,走上山去。路径上铺满了软软的叶层,天被竹叶剪成一串碎蓝,旭光也会偶尔漏下来几滴,沾在我仰起的面颊上。每逢走过这竹林时,我都会不知不觉地挺胸昂首,因为小径两旁的竹子们都笔直地挺立着,无形中会受到它们“人格”上的感染。我的手不时触着它们修长的身躯,一股冷绿立刻由指尖传到全身的肌肤。有时我手中持一支木棒,一路信手敲上去,由於竹竿的粗细,高低不同,而发出各种異样的音韻,奏出一首清新的乐章。其实,竹子是用来作管乐器的;箫,笛,笙的音色都很清澈而有神韻,现在这一大片竹林便组成了一捧巨大的笙,当微风由枝头掠过,一种翡翠的调子便由竹叶的尖端传到每一个竹节,奏出一种空气的金属音响,然后又无声地掷落在铺满竹叶的地上。
  我想,如果一个人每天对着这片竹林小立片刻,他的胸膛一定会挺得笔直。竹子对於人格修养的教育,该比读几本囫囵吞枣的圣贤书,还要踏实得多呢!

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
台北:道声出版社
(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,电话:(02)23938583)
(书介及出版社资讯:http://www.taosheng.com.tw/bookfiles-10J/bookfiles-10J024.htm
北京:中国友谊出版公司
(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,电话:(010)64668676)

https://chs.ebaomonthly.com/ebao/readebao.php?a=20110613

 

©2004-2021 翼报 eBaoMonthly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