翼报 eBaoMonthly.com
寰宇古今 ✐2008-11-01


廈门遊

史述

 

  到了廈门,这个南中国的海港城市,是所有城市中最清洁的,先有清新的好感。
  廈门是临海的中型城市,负山面水,形势甚佳,风景绝美。本来名鹭屿,郑成功以此为抗清基地,置思明县。

  郑成功(1624-1662)是郑芝龙的儿子;芝龙本是海盜领袖,出沒台湾海域,后来归附明末的朝廷;郑成功的母亲是日本女子,成功生在日本的海岸小镇。到七岁的时候,父亲才把他领回故乡福建南安。以后,他在乡读中国古典文学,然后到南京考功名,留京到1644年,满清入主中原,长驱南下,南京沦陷,才回到福建。
  后来,芝龙投靠了新朝,也召儿子服事新主子。成功不肯作贰臣,继续支持明朝宗室的唐王。唐王赐他姓朱,算是一家子人,所以后来他被称为“国姓爷”。
  那时,满清为了对付明宗室在西南的反抗势力,不暇旁顾;郑成功得以在东南沿海地区发展。他以廈门和金门为根据地,其他残余的反清势力,也来参与。1659年,郑发动最大的恢复行动,聚结军队近十万人,佔据长江下游,进搏南京。可惜,因为战略错误,以至造成重大挫败,反清复明的时机,从此一去不返。
  郑的下一步重要行动,是进军台湾,逐出荷兰殖民主义者,存意作为长远的复国基地。
  清顺治十八(1661)年,他率二万五千军队,进攻台南安平港堡垒。少数荷兰守军,被迫撤出。郑设立民政官署,福建沿海移民,相继来到,台湾得以有规模,有计画的开发。诸务粗定,眼见自己的儿子,沒有大志,而另一位积极恢复的张煌言,不明他的苦心,不体谅他有限的力量,责他是“海外避秦客”。
  郑成功於1662年六月二十三日抑郁而逝。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,得年仅三十八岁!
  他的儿子郑经,在部属辅助下继位。他继续发展,卻乏力恢复明室;至延续了明朝的年号二十年,也於康熙二十年离世了。
  一代过去了。当年改朝換代的恩恩怨怨,战爭杀伐,已经少人记得。记得的人,追忆前朝的腐败贪污,宦官当权的残暴,人民生活的困苦,並沒有什么特別的吸引力;比较起来,还是满族爱新觉罗的新朝好些。等到新朝的皇帝和权贵,都学好了北京话,而他们会作诗,善书法,前朝的皇帝沒有一个赶得上;把他们当作“異族”的情感鸿沟,也随着弭沒了。
  满清统一中国后,安定繁荣,遂於康熙二十二(1683)年,命水师提督施琅兴师征台。那时,郑经的儿子克塽,为台湾的统治者,向满清投降。
  郑成功从沒图自己建立王朝,从沒有自己称帝称王的野心,一意只忠於朱明。复明未成,但成为众所景仰的英雄。倾向明代的人,仰慕他的忠贞;清廷嘉许他的开疆拓土;日本人怀念他们抚育成的孩子,海上冒险事蹟。爱好偶像的乡土后人,为他建立庙宇,称为“开山圣王”。

  在廈门,正值台风欲来。本来平靜的海面,变成浊浪洶涌。我们冒着风雨渡海。
  与廈门一衣带水之隔,是鼓浪屿。这“海上花园”,面积仅1.87平方公里。西南海滨的礁石岩洞,受浪冲激,声如擂鼓,所以得了鼓浪屿的名字。百多年来,受了基督教和西方文化的影响,岛上有另一种声音,就是钢琴声,先后出过百多音乐家,平均拥有钢琴之多,全国第一。
  那里,巍然傲立着郑成功像,不畏风雨,默然注视着廈门几度沧桑。


郑成功像巍然傲立於鼓浪屿

  要过到那里,得搭乘轮渡—免费的,只在回程收费;鼓浪屿的居民不多,猜想要游泳过到廈门,可以省下船票,但愿意尝试的人恐怕很少。
  那个靜谧的小岛,像是点缀在近海的一颗明珠,清洁得可爱。岛上沒有汽车,免於现代文明的污染,只有供观光客使用的电池车。
  在以前的年代,岛上有几处领事馆,现在已经物归原主了。
  五百多年的老榕树,长长的须根,说明它的高龄。它曾看到少年的郑成功,桅樯如云的水师,擂着鼓扬帆北征,载着昂扬的恢复心志,认真的想挽狂澜於既倒。然后,苍老了许多的郑成功,又率领更少的残军归来,悲怆的驶往海外,经营恢复的基地。再过二十年后,施琅的舰队,飞扬着“清”字大纛,克复台湾。
  十九世纪里,远方来的使者,曾载着福音的种子,散播在岸上的亿万华人的心田里。他们长久的辛劳,终於有了丰收。
  到了二十世纪,福建的蒙恩者宋尚节,成为神兴起“东方的火炬”,火热的传扬福音,大有圣灵的能力,引领千万人归主。1936年,在那小鼓浪屿所上,举开了盛大的全国讲经大会,参加者有一千六百多人,为期一个月,从头至尾,查考了全部圣经,许多人得到造就。据当年参加的人说,许多人一登上渡轮,就感受圣灵強烈的感动,接受基督进心里。更不知有多少人,曾在那老榕树的浓荫下憩息,在那里读经,默想?
  七十多年的岁月逝去了。
  今天,踏足在这小岛上,追想往事,不胜向往,仿佛仍然可以听到:神的信息,活泼的传扬出来,会众浩浩歌唱的声音,融合着拍岸的海涛,萦回在松间。
  问起这件旧事,现在已经少人知道了,不过,福音的效果,长在人的心里,辗转传递下去,如同涌起的浪潮,不会止息。
  圣经说:“神造万物,各按其时,成为美好,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。然而,神从始至终的作为,人不能参透。”(传道书3:11)
  廈门和鼓浪屿,认记着世事沧桑。

https://chs.ebaomonthly.com/ebao/readebao.php?a=20081113

 

©2004-2021 翼报 eBaoMonthly.com